泰州市榕兴医疗用品股份有限公司
快速导航 Menu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正文
行业资讯

藻酸盐敷料对复杂性肛瘘术后疼痛缓解及止血效果的影响

编辑:管理员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0/23 15:10:19 浏览:2

 复杂性肛瘘是一种常见的肛周疾病,需要手术治疗,一般采用部分切开挂线引流术,大多数患者术后会出现难以忍受的疼痛,换药时尤为明显。换药疼痛是因术后换药时清洗切口、取出及放置引流条等刺激切口创面而引起,在患者术后初次拔纱条时疼痛尤为剧烈。一般疼痛在术后前3d最重,患者往往难以忍受。此外,复杂性肛瘘手术切口往往较多且较深,术后切口出血及创面渗血渗液的现象较为常见。本文探讨在复杂性肛瘘术后采用藻酸盐功能性敷料( alginate functional dressing, AFD) 填塞切口对患者术后疼痛尤其是换药痛以及切口出血、创面渗血渗液的影响。

资料与方法

临床资料

选取2015年1~12月在某医院住院的复杂性肛瘘患者60例为研究对象。人选标准:确诊复杂性肛瘘,诊断符合《外科学》中的标准(有多个瘘口和瘘管),无手术禁忌证,均在骶管麻醉下实施复杂性肛瘘部分切开挂线引流术者。排除标准:有严重冠心病、高血压等心功能不全、肝肾功能异常、凝血机制障碍及消化道溃疡患者。脱落标准:对所有填写了知情同意书并合格人选的患者,无论何时何因均有权退出试验,未完成试验全程者均为脱落病例。共有60例患者纳入本试验观察,无脱落病例,采用完全随机分组法将患者分为AFD组及对照组,每组30例。两组患者年龄、体质量、性别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所有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经本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同意。

切口处理方法

(1) AFD组:采用AFD,包括7.5 cm×2.5 cm、 5 cm×5 cm、10 cm×10 cm、45 cm×2 cm等规格。术毕时彻底处理活动性出血后,根据切口情况选用不同规格的辅料填塞创面。

(2)对照组:采用凡士林油纱条填塞创面,不留死腔。

评价指标

分别观察两组患者术后48 h初次取填塞物及术后72h换药的疼痛指数,术毕时及术后48h初次取填塞物时出血情况,术后24h及术后48 h创面 渗血渗液情况。

结果

两组VAS比较

术后48 h初次取填塞物及术后 72 h换药时,AFD组的VAS均低于对照组(P<0.05), 见表2。

 

两组出血情况比较

术毕及术后48 h初次取填塞物时,AFD组出血均少于对照组(P<0.c15) ,见表3。

 

两组创面渗血渗液情况比较

术后24 h及术后 48 h,AFD组创面渗血渗液均少于对照组(P<0.05) ,见表4

 

讨论

       手术是根治复杂性肛瘘的唯一方法。因复杂性肛瘘瘘管复杂、支管多、内口多、位置高等因素,无论采取何种手术方式,均会出现肛旁组织损伤较重、创面大、术后疼痛严重。在复杂性肛瘘的治疗过程中,术后换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可促进切口愈合、缩短住院时间、 减少复发。但术后初期(1周内)换药疼痛明,特别是初次换药拔纱条时疼痛严重,超出绝大多数患者的承受范围。如何有效地减轻复杂性肛瘘术后换药疼痛是临床工作中的一个难题。术后换药导致的疼痛是复杂性肛瘘患者术后疼痛的重要原因之一,然而临床观察发现 换药前口服止痛药及注射止痛针虽可一定程度上减轻换药疼痛,但效果仍不理想。

       引起复杂性肛瘘术后48h换药拔纱条及术后换药时疼痛严重的主要原因如下:(1) 复杂性肛瘘术后因肛周切口多而深、创面大、组织损伤重,局部血液及淋巴回流受损,充血水肿明显、炎症反应重,故疼痛明显。 (2) 复杂性肛瘘手术切口多数不缝合,切口多而深,渗血明显,为预防术后创面严重渗血,术中填塞油纱条较多较紧,对创面挤压重从而加重疼痛。(3)术后48 h或排便后换药初次取纱条时,因填塞较紧、时间较长,纱条与创面粘连较紧,故取出填塞纱条时疼痛最重;同时因取纱条时疼痛重,引起肛门括约肌痉挛,导致后续换药时疼痛加重,并且增加患者紧张感及恐惧心理,甚至形成“换药紧张和恐惧——肛门括约肌痉挛——换药疼痛加重——加重换药心理恐惧——疼痛加重”的恶性循环。尽量减轻术后切口疼痛及换药疼痛,特别是初次拔纱条时疼痛是有效避免术后恶性循环的方法。减轻术后切口疼痛的方法除术后应用止痛药物外,术中在保证引流通畅前提下尽量减少创面损伤、彻底止血、减少切口内填塞纱条以减轻对创面挤压也很重要。而有效减轻初次换药拔纱条时疼痛的方法,除换药前给予镇痛剂外,最根本的方法是防止填塞物与创面粘连,故采用新型防粘连而止血效果较好的材料,可有效减轻初次换药拔纱所致的疼痛。本研究结果显示,术毕时AFD组出血均少于对照组(P<0.05),提示该敷料止血效果明显优于油纱条,因此术中填塞物较少,填塞较松,敷料与创面无粘连,术后换药时可轻松取出,部分患者甚至在排便时或冲洗创面时可自行滑出,解决了术后48h初次拔纱条所致的疼痛,术后48 h初次拔纱条时,AFD组的VAS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同时,AFD组术毕时及术后48h初次取填塞物时的出血评分、术后24h及术后48h创面的渗液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这是因为该敷料与切口创面无粘连,明显减轻拔出纱条后创面渗血、渗液,从而减轻后续换药疼痛,使研究组术后72 h换药时VAS低于对照组(P<0.05)。 临床实际换药过程中,对于填塞凡士林油纱条的患者,为减轻纱条与创面粘连,换药前需嘱患者先温水坐浴30min至1h,从而一定程度减轻换药痛。但在本研究中,我们发现对于采用AFD患者,该敷料遇水会变滑, 换药时用生理盐水或碘伏浸湿即可轻松取出,故患者无需长时间坐浴。此外,该敷料坐浴时间较长可崩解、分散成碎片,切口较深时不易一次性全部取出,故也不宜 长时间坐浴。

藻酸盐 6x10 品 + 袋(10元)6958868792015.jpg

藻酸盐敷料,来源:www.roosin.net

       考虑到该敷料价格较高,且未纳入医保范围,术后全程应用该敷料费用较高,故本研究的研究时间主要集中在术后前3 d疼痛最明显及渗血渗液较多的时段。总之,AFD可明显减轻复杂性肛瘘术后换药痛,尤其是减轻术后初次换药是拔纱条所引起的疼痛,并减少术后切口渗血渗液,且无副作用,值得临床应用中推广,但该敷料对后期切口愈合的作用有待在临床应用中进一步观察及研究。

参考文献:

[1] 王银光,陈加林,徐月.藻酸盐功能性敷料对复杂性肛瘘患者术后疼痛缓解及止血效果的影响[J].广西医学, 2016 , 38 (12) :1658-1660.

[2] 黄佑庆.肛肠病术后疼痛的机理及治疗[J].亚太传统医药,2011,7(5):102-103,

[3] 詹萍,李东平,罗松,等.肛肠病术后肛门疼痛的原因及防治研究进展[J].广西中医药学院学报,2011,14 (3):81-83.

[4] 吴在德,吴肇汉.外科学[M].第7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504.

[5] 庄心良,曾因明,陈伯銮.现代麻醉学[M].第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2 546 -2 547.

[6] 傅传刚,杨巍,孙建华,等.草木犀流浸液片剂减轻肛门直肠术后水肿疼痛出血的临床研究[J].中华胃肠外科杂志,2004,7(1):45-48.

[7] Soltany S,Toussy JA,Fard MF.The Effect of 0.2% gJyceryl trinitrate ointment on pain and wound healing after hemor- rhoidectomy[J]. Surg J,2009,4(1):8 -12.

[8] Karanlik H,AJctuik R,Camlica H,et al. The effect of glyceryl trinitrate ointment on post hemorrhoidectomy pain and wound healing:results of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placebo-controlled study[J].Dis Colon Rectum,2009,52(2):280-285.

[9] 董毅,张文俊,黄熠,等.氨酚曲马多片不同给药模式对肛周疾病术后疼痛控制的疗效观察[J].中外医疗, 2014,16(9):8-9.

[10] 陈加林.硫酸吗啡栓在肛肠病术后镇痛中的应用[J].重庆医学,2011,40(27):2 783 -2 784.

[11] 林国强,蔡丽群.芬太尼透皮貼剂在肛肠病术后镇痛的应用[J].中华胃肠外科杂志,2006,9(2) :179.